網絡遊戲賬號裝備交易有哪些坑

利来国际娱乐注册登录

2018-10-04

  近年來,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和網絡遊戲産業的迅猛發展,在閒暇之余用手機或電腦玩網絡遊戲的人越來越多。 在網絡遊戲玩家中,為快速提升遊戲角色等級和屬性而不惜重金的大有人在,這也給一些不法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機。

  “鹹陽一網絡遊戲發燒友花四萬多元買賬號被騙”“網上購買遊戲外挂軟件被騙2000余元”……因玩網絡遊戲被騙的案例屢屢見諸報端。

為了解涉網絡遊戲交易的騙局,《法制日報》記者展開了調查。

  前不久,在某二手物品交易平臺上,何宇澤賣出了自己在網絡遊戲中免費抽到的裝備。

  “我賣出了這款裝備的史上最高價——2700元。 ”何宇澤興奮地告訴記者。   不過,在向記者講述賣出“史上最高價”的經歷時,何宇澤的言語間多了些辛酸。   按照何宇澤的説法,“稍不留神就會被騙,別説掙錢,就連裝備都沒了”。

  證據充分維權成功  何宇澤是北京某重點高校的在讀研究生,玩網絡遊戲成為他在學習之余的消遣項目。   2017年冬天,他在玩“絕地求生”遊戲時,幸運地抽到了遊戲裝備——“小白裙”。   “那個裝備市值兩千多元,我當時覺得變現比較好。

如果在遊戲平臺進行裝備交易,只能換遊戲幣或與遊戲相關的虛擬物品,所以我就想通過第三方交易平臺把這個裝備賣掉變現。

”何宇澤説。   雖然有了變現的想法,但何宇澤當時並不知道有哪些專業且靠譜的第三方遊戲賬號裝備交易平臺。

最終,他把裝備放到了某二手物品交易平臺上轉賣。   “當時,‘小白裙’的官方市場價在2600元左右,第三方遊戲裝備交易平臺的報價在1500元左右。 我為了留出還價的余地,把價格定在了2800元。

”何宇澤説。   將“小白裙”在二手物品交易平臺上挂出去不久,便有買家來詢問裝備的情況。

一番討價還價,何宇澤與對方以2700元的價格成交。

不過,對方拍下“小白裙”後並未直接付款,而是稱“等男朋友回來再幫我付款”。

  之後,對方問能不能先把裝備轉給她。 由于一直聊得很順暢,何宇澤也沒多想,就在未收到錢的情況下將裝備轉給了對方。   讓何宇澤沒想到的是,對方收到裝備後拒絕付款,並且堅稱自己沒有收到裝備。

  直到此時,何宇澤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

隨後,他將聊天記錄截圖當作證據,向二手物品交易平臺客服申請協助維權。   讓何宇澤慶幸的是,最終維權成功,他還把裝備賣出了高于市場價的價格。   出售裝備陷入騙局  對于出售遊戲裝備的人來説,並非都如何宇澤這般幸運。   韓盈是某款遊戲的資深玩家,她熱衷這款遊戲多年,也為這款遊戲花了不少錢。   去年年底,遊戲開發商售賣一款限量版裝備,一套價格888元,這一下勾起了韓盈的興趣。

運氣好的韓盈一下子搶到了3套裝備。

  “限量版裝備買到就是賺到,但是剛開始漲價並不是很多。

”韓盈説,過了一段時間,這套裝備的價格開始瘋漲,一些專門倒賣遊戲裝備的人更是把價格抬到5000多元一套。

于是,她打算賣一套裝備回本。   韓盈與何宇澤的操作一樣,同樣選擇了某二手物品交易平臺。 韓盈告訴記者,她平時經常在這個平臺購買、出售物品,在這個平臺賣遊戲裝備也很方便。

她將裝備挂在平臺出售後,馬上就有人來問價,但因價格沒談妥,一直沒有售出。   直到在平臺挂出裝備半個月後,有一名買家聯係韓盈。 這名買家説自己也是資深玩家,特別想買到這套裝備,還與韓盈一起玩了幾次遊戲。 最終,雙方達成協議,以3000元的價格成交。

  韓盈説,買家拿到裝備卻不付款,而且一再稱自己沒有拿到裝備。

她向交易平臺申訴,平臺讓她提供交易記錄。 “雖然是在平臺上進行交易,但是我們加了微信好友,大部分聊天記錄都在微信上”。   最終,交易平臺認為買家並沒有收到裝備。

韓盈只能啞巴吃黃連。

  “進行網絡遊戲虛擬交易一定要在平臺進行一切操作,保存好證據,否則很容易被騙。

”韓盈説。

  購買賬號被忽悠  “我的賬號真的太差了,一直抽不到解鎖最高等級的卡,要不然我也不會去買賬號,也就不會被騙了。 ”李天樂抱怨説。   李天樂是上海一所高校的學生,也是一個網絡遊戲迷。 去年,李天樂為了實現解鎖最高等級卡的心願,在某遊戲交易平臺搜索購買新的遊戲賬號。 當時,他搜索到一名賣家出售的賬號不錯,這個賬號可以解鎖所有高等級卡,售價500元。

  李天樂與賣家溝通。

賣家説,“這個號碼很好,肯定可以一直抽到好卡”。

李天樂經不住誘惑,為了玩遊戲打算入手這個賬號。

  一番溝通後,雙方以400元的價格成交。 交易成功後,李天樂拿著賬號登錄遊戲,發現這個號確實很“厲害”。

不過,使用一周後,李天樂發現,用這個賬號登錄遊戲後,遊戲頁面就會顯示:賬號被盜,正在申訴,不能再進行操作。 幾天後,這個賬號回到原主人手中。

  李天樂想聯係賣家討個説法,但對方一直聯係不上。

李天樂又去找遊戲交易平臺的客服,但是客服也未給他合理的解釋,只是説,既然交易成功而且也使用過這個賬號就不關平臺的事情。 最後,李天樂只能自己吃這個悶虧,既損失了錢財又沒有了賬號。 (韓丹東)+1。